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刘伯温009669 >

一个“老牌70后”的钓鱼岛情结

发布日期:2019-11-05 18:53   来源:未知   阅读:

  吴天颖先生的《甲午战前钓鱼列屿归属考(增订版)》是一部价值与重量无法匹配的书,正如教育部地方文献研究室主任来新夏先生的评论:“这部并非巨帙的宏篇,却使人感到沉甸甸地压手,光熠熠地照人。这是多年来不曾多见的专著。这部书可能不如某些昌言宏论之作那样辉煌一时,但它吐中华民族之正气,树中华学术之脊梁,传之后世,洵为不刊之作。”

  在读完吴天颖先生的《甲午战前钓鱼列屿归属考(增订版)》一书之后,让我想起了宋教仁与他所著的《间岛问题》。

  1895年,日本在甲午战争后实际占有朝鲜,鼓励朝鲜人越界开垦。之后日本一个叫“长白山会”的团体,制造出所谓“间岛问题”,称中国延边地区的大片领土是中朝未定界的“间岛”,图谋占据。这样便否定了以图们江作为中朝界河。

  1907年,宋教仁去东北从事反清革命期间,得知了日本人的这个阴谋。他化装成日本人,侦获大量关于“间岛问题”的假证据,拍照带回日本。然后在图书馆查阅各种资料,终于找到一个名叫古山子的朝鲜人于中国康熙五十五年出版的《大东舆地图》,清楚地表明了中国与朝鲜的界江是图们江。

  在这些有力证据的基础上,宋教仁写了约6万字的著作《间岛问题》,论证了日本人所指的“间岛”地区,从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后来宋教仁把著作交给了清政府驻日公使。清政府利用他的研究成果,在与日本的谈判中取得了成功,这一片领土得到了保全。

  尽管《间岛问题》与《甲午战前钓鱼列屿归属考》这两本书年代相距百余年,但它们都是捍卫我国领土的不朽之作。宋教仁先生的《间岛问题》在历史上为保全我国领土建立了不世之功,吴天颖先生历经23年写就,又经20年增订的《甲午战前钓鱼列屿归属考》一书为论证“钓鱼岛是我国固有领土”的立场提供了无可辩驳的铁证。

  1994年版的《甲午战前钓鱼列屿归属考兼质日本奥原敏雄诸教授》出版后,作者又经历了20年的增订,并且此次增订版首次刊发了一些与钓鱼岛主权归属有关的史料,包括来自英国牛津大学波德林图书馆的《顺风相送》明抄本影印件;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珍藏的乾隆帝钦命法国传教士蒋友仁(Michel Benoist)所绘《坤舆全图》局部;北京图书馆善本室藏《皇朝中外一统舆图》;日本驻华公使呈外务省第29号机密信及日本海军极密第3号《台湾匪贼征讨》所记日本侵占钓鱼列屿的确切时间等。

  在本书的内容方面,除对第1至第4章进行补充、订正外,作者还着力全面改写了第5章,着重剖析1895年“114内阁决议”作为“‘尖阁列岛’系日本固有领土”的“法理依据”之非法无效;钓鱼列屿是作为中国台湾“附属岛屿”一并被割让给日本,与“114内阁决议”无关。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本书不仅针对奥原敏雄的观点进行研究,而且增加了对若干日本学者观点的驳斥,比如第3章《石井望副教授弄巧成拙,帮了倒忙》。此外,书中新增了第5章第7节《〈马关条约〉割让钓鱼列屿考》,不仅厘清了《马关条约》与钓鱼岛的关系,而且使全书的体系更加完整。

  在《石井望副教授弄巧成拙,帮了倒忙》这一部分,吴天颖先生对日本长崎纯心大学汉文学专业副教授石井望的观点进行了批驳。石井望从册封使郭汝霖所著《石泉山房文集》中,摘引出“行至闰五月初三,涉琉球境,界地名赤屿”;他把“‘涉’琉球境”中的“涉”解释为“进入”,说是已进入了琉球,便据此认为“这是明朝皇帝所派使节团正式承认赤尾屿属于琉球,并由琉球人命名的证据”。

  对此,吴天颖先生在书中对石井望的观点进行了有力的驳斥。饶有兴趣的是,吴天颖先生还语带调侃地写道:“笔者从事钓鱼列屿研究垂40年,孤陋寡闻,尚不知有人从郭汝霖《石泉山房文集》援引过这条史料。此番石井君竟然从此书找出与《使琉球录》相互佐证的史料,可谓珠联璧合,相得益彰,共同证明了古代中国与琉球国交界处就是赤尾屿。对此,笔者于情于理都应该道一声:‘石井君,有劳了!’”

  1936年出生的吴天颖先生即将迈入耄耋之年,他戏称自己为“老牌70后”。在本书的序言中,他谈到了与钓鱼岛的缘分。从20世纪70年代之初涉猎钓鱼列屿问题算起,到1993年这本书脱稿,再到今年6月份本书增订版的出版,前后经历了43个春秋,耗费了作者半生的心力。

  “文革”开始时,时任天津财经学院教员的吴天颖被打入“牛棚”,经过多次批斗后,下放到“五七干校”。在吴天颖“被改造”的时候,钓鱼岛海域被发现蕴藏着丰富的石油资源,估计储量在800亿桶左右。自此,中日两国对钓鱼岛归属之争日益激烈。

  1970年,吴天颖结束下放生涯,回到学校,但却遭左腿髌骨粉碎性骨折,后被派去图书馆看守书库。吴天颖此时已经对钓鱼岛问题产生了浓厚兴趣。他向当时主持我国外交工作的乔冠华上书,表示愿以业余时间整理钓鱼列屿史料备考。

  1971年,外交部给吴天颖回信表示支持,并且天津财经学院的负责人也表示赞成,由此他才能够取得接触这一研究领域的合法地位,并于1972年完成了史料辑录《钓鱼列岛历史粉碎了佐藤之流的黄粱梦》,送交外交部国际条法司供参考。

  此后,他更是皓首穷经地研究钓鱼岛问题,运用史学、考据学,兼及国际法等多学科理论方法,通过对大量中外文献史料舆图的爬梳整理,去伪存真。得出结论认为,中国于1372年(明洪武五年),就最先发现钓鱼列屿并命名。两年后中国水师舰队曾由福建经钓鱼列屿将倭寇舰队驱赶至冲绳海槽此举犹为琉球国紫金大夫向德宏所称道。

  现存最早记载钓鱼屿、赤尾屿等岛名的史籍,为1403年(明永乐元年)根据“古本”而成书的《顺风相送》。按照14、15世纪国际法“发现即领有”的原则,中国业已将钓鱼列屿纳入国土。

  通过史料分析,吴天颖先生将近代日本对钓鱼岛的窃取行动归为三个阶段:1879年觊觎1885年图谋窃取1895武力征服。1879年至1885年,日本继吞并琉球国之后,便把位居要冲的钓鱼列屿视为侵占台湾本岛的跳板,对该列屿“开始抱有领有意识”;1885年至1894年甲午战前,由于冲绳县厅接受内务省的密令调查伊始,1885年9月6日便遭到上海《申报》上一则新闻《台岛警信》的当头棒喝。随之清政府采取了强化海防、升格台湾为省两项决策,迫使日本插手钓鱼列屿的活动转入隐蔽状态;1894年至1895年间,日本挟甲午战胜之威,先是暗地通过在国际法和国内法均无效的“114内阁决议”,然后迫使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最终于1895年6月2日,攫取了包括钓鱼列屿在内的“台湾全岛及其所有附属各岛屿”。由此,日本窃取钓鱼岛的过程清晰地曝光于世人面前。

  提要:是图墨书“仙台林子平图”,为日本人林子平所著《三国通览图说》一书中所附舆图,这是由日本绘的有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为中国领土的重要舆图文献。2012年9月2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白皮书中明确地写到:“日本最早记载钓鱼岛的文献为1785年林子平所著《三国通览图说》的附图‘琉球三省并三十六岛之图’,该图将钓鱼岛列在琉球三十六岛之外,并与中国大陆绘成同色,意指钓鱼岛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白皮书中所言即指此图。拍品图中中国福建与琉球之间的五座岛屿(花瓶屿、彭佳屿、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皆用与中国大陆相同的粉红色标识,注为中国领土。此图还绘有日韩争议岛屿,可供参考。林子平(1738-1793),名友直,字子平,号六无斋主人。日本江户后期思想家、政治学者。擅长兵学、地理学,英甲直播哪里可以看著名的海防论者。与高山彦九郎、蒲生君平合称“宽政三奇士”。著有《三国通览图说》、《海国兵谈》等。